返回主站 >>

專家簡介更多 >>

姓名:杜建民

職稱:主任醫師

工作室:杜建民工作室

擅長:

慢性肝病/脾胃病

個人簡歷:


國泰昌盛,中醫這一有著幾千年歷史,為中華民族的繁榮富強,為中華民族自立于世界之林作出巨大貢獻,并服務于全人類的神奇醫學,得到了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受到了社會的應有尊重。中醫大師的評選與表彰就是一個流芳千古的佐證。

杜建民老先生如今已耄耋之年,仍服務于人民。先生一生勤求博采,汲古匯今,融通辨證施治,為繼承和發揚祖國醫學而勤奮努力,辛勤耕耘;以高尚的醫德,精湛的醫術,在群眾中享有很高的聲望,在荊楚大地及海內外受到廣大病友和家屬的敬重。

 漫漫從醫路

杜建民主任醫師19288月出生在洪湖一個兩代中醫之家,祖父杜華軒、父親杜云清在當地都是有名的中醫師。因其為家中的獨子,自然寄以厚望,借“唯楚有才之意,取名為“杜楚才”。

自其啟蒙之后,便教“藥性賦”等中醫基礎知識,以后慢慢傳授一些中醫理論,臨床經驗,漸教其讀中醫經典。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那是一個戰亂頻仍的年代,國無寧日,盜匪橫行,祖父和父親貧病交加,先后離開人世,杜老陷入了艱難之中,幸好得到親戚的資助,完成了一個由好學青年向中醫人的蛻變。1948年在老家洪湖縣燕子窩,祖父和父親行醫的地方,創建了“人仁堂”開業行醫,受到了鄉親們的熱捧。

1951年地方政府組建了聯合診所,杜老在診所中不分寒冬酷暑,不分晝夜為鄉親們診疾療傷。良好的醫德和醫術,治愈了不少急癥、重癥和頑癥,聲譽雀起。1953,杜老被選送到湖北省荊州地區進修中醫,進行系統的中醫學習。心有所定,志有所立,學有所成,杜老為表其終身服務于人民健康的志向,更名為“杜健民”。

1955,杜老被調入武漢市硚口區聯合診所。“龍騰云霧得天下,虎歸山林稱霸王”,杜老于1957年考入了湖北省中醫進修學校(湖北中醫藥大學的前身)第一屆師資班,進行了為期一年半的學習,這次進修在名師的指導下,廣讀、精讀了眾多的中醫經典,交流和學習了臨床經驗,其理論和臨床經驗又得到了一次更有意義的提高,學成后,又回到了硚口區聯合診所,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同時擔任了所長。

由于在臨床中經常碰到一些西醫方面的問題,感到知識不足,在緊張的行政事務和臨床工作之余,杜老又參加了武漢醫學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前身)業余醫學院醫療專業班的學習,經過6年之久的業余學習,完成了西醫醫療本科學業,并獲得了畢業證書。

1959,杜老調入武漢市中醫學院,并分配在內科教研室,教授了58級、59級和60級中醫本科生的中醫內科學。1960,杜老又被選送到國家衛生部在上海舉辦的“中醫內科學”師資進修班。“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在為期一年的學習過程中,杜老得到到了國家級名師的指導,其中醫理論又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視野更加開闊。杜老學有所成,返回武漢市中醫學院,在完成教學工作的同時,又在武漢市中醫院從事中醫臨床和教學工作。由于組織的培養、幾次的進修學習、從事臨床已經15年的杜老,已經是當時江城年輕的知名中醫之一。

1970年,在武漢市第一醫院(武漢市中醫院為基礎重新組建的醫院)工作至退休。其間198971日被評定并聘為中醫主任醫師,1991年被國家人事部、衛生部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為“全國第一批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2010年經武漢市第一醫院(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推薦,被評為首屆“湖北中醫大師”。

一代大師,路漫漫兮,其修遠,執著追求中醫兮,終被認可。但是杜老卻很平靜,老人家認為“湖北中醫大師”是一種榮譽,是政府對一個中醫人的認可,更重要的是一種責任,將用有生之年繼續為人民服務,把病看好,為國家多培養一些中醫人才。

01.JPG0A3A2132(1).JPG右二(1).JPG

治學求嚴謹

總有人問起杜老的治學格言是什么,老人家說:“我的治學格言是虛心求學,刻苦鉆研,知精識粗,實事求是……”。杜老認為醫生從事的職業是關系人的健康與生命,是天下頭等重要的事情,醫術不好怎么能擔當,好的醫術只能來源于以認真、慎重的態度學習醫學知識、并加以研究。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  學習要有勤奮刻苦的精神

杜老認為學好醫,必須勤奮刻苦。青少年時期的杜老身體虛弱,但學習不示弱,不貪玩、不貪睡,擠時間、動腦筋。后來在臨床實踐中,深刻感受到“書到用時方恨少”,學習也就更加自覺、勤奮刻苦。到了地區學習、省會城市工作后,除了學習工作還是工作學習,極少瀏覽風景名勝、逛街閑聊,冬天搓手跺腳,夏天扇扇沖涼,天天沒有放松過學習。及至在行醫路上有了一點名氣后,杜老感受更多的是壓力,更加注意學習,因為科學在不斷發展,知識在不斷更新,不學就要落伍;由于歲月的延伸,環境的變遷,疾病也發生著變化,不用新的知識、新的思維、就不能準確的識病治病。幾十年來,勤奮刻苦學習已成了老人的習慣,如今杜老把勤奮刻苦學習當成“健腦運動”、養生、延年益壽的主要手段之一。八十多歲高齡的老人家,耳不閉、眼不花、身板硬朗、手足利索、思維敏捷,現在一上午看三十個以上的病人,并親自處方,還不覺得怎么吃力。

第二,學醫一定要打好基礎

中醫學博大精深,要學好,就必須打好基礎。中醫的基礎知識不象諸如西醫的解剖學,能讓學生看到實在的臟器、用顯微鏡看到細胞那樣直觀,而是很抽象,什么陰陽五行、相生相克等等讓人感到枯躁乏味。但是,這些東西在中醫學中又十分重要,因此杜老認為在打基礎階段,一定要該記的要記住、該背的要背下來,最好不要問“為什么”,更不要鉆牛角尖,不然的話就會一無所成,還會導致抵觸情緒。須不知當基礎知識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水到渠成、融會貫通,盡釋前疑。學到這個層次,就可以多問“為什么”了,就能多方求證,舉一反三,取得更好學習效果。打好基礎還要做到廣學博覽,只有廣和博,醫學基礎就會堅實。

第三,借編《傷寒論簡釋》檢驗治學風格與能力

1958年,由于有了兩次進修深造的經歷,從事臨床已經十年的杜老,萌發了編著《傷寒論簡釋》的念頭,借以檢驗充實提高自己。

《傷寒論》是中醫四大經典著作之一,成書年代久遠,版本繁多,為其簡釋本身就是挑戰極限。開弓沒有回頭箭,執著的杜老憑著年輕氣盛、憑著扎實的理論與實踐的功底,依托著武漢這個大都市醫籍豐厚、大醫云集的優勢,終于憑著楔而不舍、吃苦耐勞、好學善問、嚴謹求實的精神,完成了《傷寒論簡釋》這部具有非凡意義的處女作,向國慶十周年獻了厚禮。

《傷寒論簡釋》的成書,其意義不在著作的本身,而在一個正值而立之年的青年中醫寫此書的過程。這是一次檢驗,檢驗杜老這么多年讀了萬卷書,記住理解了多少,有多深的造詣。檢驗杜老對原文的理解和各種注釋版本的綜合能力,兼收廣納的治學風格;檢驗杜老治學是否嚴謹的作風;檢驗杜老古漢語修養、文字表達等能力……。這是一次總結與提高,為了寫成此書,杜老查閱了許多圖書館的藏書,尋訪、請教了不少中醫大家,無形中耳濡目染,完成了一次更加生動、深刻的《傷寒論》研修課……這一些對杜老的后來影響極為巨大。

第四,治學為臨床

最近收集到了武漢市衛生局1993年編輯的《名老中醫藥專家帶教診療經驗集》,1995年編輯的《江城杏林新秀集》這兩本集子。前者刊登了杜老本人寫的“談黃疸病的治療經驗”,后者刊登了杜老高徒杜家和寫的“杜健民導師肝胃病學術思想及臨床經驗探討”。結合身邊已有的1992年杜老主編的《杜健民肝胃病臨床經驗集》,2004年杜老指定并指導其長子、次子主編的《杜健民肝胃病臨證實錄》。讓我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老人家治學為臨床的風格。

杜老擅長于治療黃疸病。在這些著作中,不難發現,在對黃疸的定義、病癥、病因、病機、分類、治法、方藥等論述中,引用了自《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等幾十種醫籍中的近百條原文,杜老又把這些經典原文消化吸收,變成了自己的學術思想。

1、黃疸的分類。古人分類太雜,杜老認為:黃疸從癥狀上來分,只須分為“陽黃”與“陰黃”。但他又根據自己的臨床經驗,特別指出“陽黃”與“陰黃”,“有黃”與“無黃”,千萬不能絕對。

2、黃疸的病因病機。杜老認為是由于感受濕熱之邪、飲食不節、脾胃虛寒,黃疸的發生往往是內外相因為患,關鍵是濕熱之邪致病。

3、在治療法則上,雖古有“諸病黃家,但利其小便”的明訓。杜老認為,當秉承辯證施治的理念,因人施治。在黃疸的輔助治療方面,比較注重張仲景的“知肝之病,當先實脾”的治療原則,“不忘中州”。

4、在用藥上,杜老有自己的特色,特別善用茵陳。認為有濕熱就可以用茵陳,并且主張大劑量使用,最輕30克,最重用到過250克,以后下為好,幾十年的臨床實踐中,杜老在大劑量使用中,未發現副作用,且療效好。


 臨床有特色

杜老以他的臨床經歷告訴我們,臨床就是中醫人的立足點。要從事臨床就要學習,要更好地勝任臨床就要深造、就要總結并不斷積累經驗。六十多年的臨床經歷,成就了老人家的臨床特色。

根據多年伺診學習,領會到老人家在臨床上有如下特色。

第一、以“整體觀”指導接診病人。

杜老常說,我們從事臨床工作的人,必須認識到我們是治療生了病的人,而不僅僅是治療人的病。我們理解的臨床“整體觀”包括三個方面。其一,人體是由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氣血精液等器官組織構成,各器官組織又是通過全身的經絡聯系起來,它們之間互相聯系、又互相影響,因此人體本身就是一個整體。其二,人存在于天地之間,六合之中,人體本身就是整個物質世界的一部分,人與自然環境也是一個整體。其三,社會是由一個一個的人組成的,人必將影響社會,社會又必然影響到人,人與社會還是一個整體。只有在這樣的整體觀指導下,我們就能頭腦清晰,思路明確,就能準確判斷病情,知病因是何、病在何處、知其傳變與轉歸……,才能制定出正確的治療方案,不至于迷失方向,不至于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才能提高臨床療效。

第二、“四診”必須認真

在科學倡明,技術發達,各種檢查診斷儀器充斥著各個醫療角落的今天,重儀器檢查,輕“四診”的現象,讓杜老十分痛心。杜老說,幾千年來,老祖宗為我們總結了“望、聞、問、切”這四種識病的方法,有實踐、有理論,僅僅是有關“四診”的古籍就浩如煙海,指導了中醫臨床這么多年,難道這不是科學?從某種意義上說,“四診”比儀器更靠得住,任何檢查儀器都替代不了“四診”,離開了“四診”就不是中醫了。

幾十年來杜老接診每一個病人都堅持認真“四診”,未見到病人、未進行“四診”,從不處方。

老人家認為“四診”是一個醫生重要的基本功之一,是中醫識病的主要手段。因此每每帶教學生都悉心傳授。四診的第一要素,就是要認真,按規定的內容循序漸進,一點都不要遺漏,特別是具有診斷與鑒別診斷有關的內容,一定要認真。除了認真外,還要不怕臟、不怕苦、不怕累,醫生往往要親自視、聞病人的分泌物、排泄物等,敷衍不得,還要做到耐心、耐煩。

杜老還時常告誡學生,臨床正確掌握“四診”不是一件易事,更要講認真,這其中最難的是脈診。王叔和在《脈經》中寫到“脈理精微其體難證……在心易了,指下難明”。這就告訴我們一定要認真刻苦,還要有悟性,才能成為一個得心應手運用“四診”的醫生。

第三、把辨證論治與辨病論治有機的結合

杜老認為辨證論治是中醫診斷和治療疾病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把“四診”所收集的癥狀、體征在中醫理論指導下進行分析、歸納、判斷為某證,再按照中醫的理論,遣方用藥的過程。這其中杜老認為 “四診”所獲得的資料中,也有真偽,必須去偽成真,才能運用好古人的“舍癥從脈”、“舍脈從癥”的治病理念,準確判斷病人屬某證,取得應有的療效。

在醫療實踐中,杜老認為辨病論治有兩重含義:一重是中醫的,一重是中西醫結合的。

中醫的辨病論治是建立在確定疾病的診斷后,根據疾病確立治療原則。杜老認為,中醫的辨病論治實際上還是建立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因為多數疾病都是比較長的過程。由于同一種疾病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中,表現出“證”的不同,那就不能用原有的方法去治療,這就出現了“同病異治”;相反,我們臨床實踐中經常碰到有些不同的病,出現相同的或相似的“證”,這就要“異病同治”。

中西醫結合的辨病論治,是中西醫結合興盛起來出現的一種全新思維,杜老作為一個開明的中醫人,一開始就接受了這種思維,1993年由杜老主編出版的《肝胃病臨床經驗集》就是以黃疸性肝炎、乙型肝炎、肝硬化腹水、胃潰病、十二指腸球部潰瘍等西醫病名為目,付之以辨證施治之實編撰的。

杜老認為無論是辨證論治還是辨病論治一定要有機結合,都要為臨床所用,以提高診療水平。

第四、倡導心療、藥療、食療、體療

杜老多次強調,既然人本身是一個整體、人與自然環境是一個整體、人與社會是一個整體,那么人們疾病的發生、發展、轉歸都是與這些因素有關。多年來,老人家在臨床實踐中,倡導心療、藥療、食療、體療四種治療方法,并把這四種治療方法有機結合。不僅密切了醫患關系,而且收到了很好的臨床效果。

1、心療為先

杜老認為“喜、怒、憂、思、悲、恐、驚”此為七情,七情皆可使人致病,也可用之治病。臨床上許多疾病都與此有關。每每遇到這樣的病人,杜老不是先開藥,而是先進行心理疏導,這樣就可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用藥病就好了不少,稍加藥物調理,病就痊愈了。

2、藥療為主

杜老常說:“藥雖不是萬能的,但是治病完全不用藥是萬萬不能的”。因此老人常常告誡學生和年輕的醫生,一定要練好內功,一個好的醫生最重要的就是體現在用藥的功力上,深刻領會“用藥如用兵”的道理,認真揣摩“中醫的不傳之秘,在劑量”等核心技巧上。

3、食療為輔

杜老認為民以食為天,藥食同源,每個人都可以在醫生的指導下進行合理的食療。因此每次看病人時都要提出食療建議,以更好的發揮藥物療效。

4、體療為用

生命在于運動。杜老特別倡導有氧運動,杜老反復告誡那些肝病、胃病、癌癥等恢復期的病友,一定要適度進行室外活動,這樣可以恢復肌體的各項機能,達到扶正祛邪的效果。即使那些臥病在床的病人,也鼓勵他們做力所能及的運動,不用則廢,只有運動,就有康復的希望。

第五、擅長治療肝病、胃病

杜老曾多次教導學生及子孫,一個人必須要有自己的特長,作為醫生知識面應該寬,對來就醫的人,病有多種多樣,能為其解除疾痛是應該的,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樣樣精通,根據自己情況,有專長和特色,才能在醫療領域找到自己的位置,更好的為病人服務。

幾十年來,老人家對肝、胃病的診治尤為擅長,對各型肝炎、急慢性肝炎、黃疸或非黃疸型肝炎、肝炎合并癥、肝硬化及腹水以及各種胃炎、消化性潰瘍病等治療方藥獨到,療效顯著。

杜老認為,肝以條達為暢,胃以和降為順,治療肝胃病,應順其生理屬性。治療大法以疏肝和胃為基本立足點,靈活運用清利濕熱,疏泄肝膽,培養脾土,滋養肝胃等法。主張治療黃疸病,重用茵陳,并以后下為好。臨證需全面分析脈證,方能辨別陰黃、陽黃。治療慢性肝炎,宜滋陰養肝,時時調理氣機。治療肝硬化早期邪結于肝,應以疏理氣機,宜通瘀滯為宜,晚期氣虛血結,水停陰虧,治以攻補兼施為當。

  醫德當高尚

受祖、父輩的影響,杜老謹記孫思邈關于“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愿普救含靈之苦”的教悔,伴杜老走過了醫學啟蒙的少年時代、求學習醫積累經驗的青壯年時代、及至學有所成被百姓稱為名醫的今天,老人家一直踐行“大醫之德”。

彈指一揮間,在六十多年的行醫生涯中,杜老一直堅持為醫先為人,醫德當高尚的理念,以“大醫精誠”自勉,對醫生的高尚醫德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

第一、高尚的醫德,一定要以尊重病人為前提

杜老認為,病人有病來找醫生,表面上是有求于醫生,實際上是病人給了醫生一次臨床實踐的機會,使醫生能檢驗是否“博及醫源”、積累經驗的機會。曾有智者說過:“與其說醫生在病人面前是神圣的,毋寧說病人在醫生面前是神圣的。”如果理解了這一點才能做到“孩子再小,醫生也要象對老人那樣尊重他,老人再年長,醫生也要象對孩子那樣關照他” ,“見彼苦惱,若已有之”。杜老行醫六十多年,接診病人無數計,本著不得 “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蚩,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的理念,把尊重病人始終放在第一位。

杜老還認為尊重病人就要以良好的形象接診病人。有位先賢說過“一衣不整,何以拯天下”,可見國人把形象看得何等重要。杜老早年因子女多,經濟拮據,但衣衫絕對整潔,從不留長發、長甲、勤理發、剃須,坐姿端莊,言談舉止得體。杜老認為我們從事的是救死扶傷的職業,形象是一個人素質外在表現,一個連形象都不講的醫生,病人怎敢以自己的健康、性命相托呢?

杜老尊重病人,堅持做到關注接診對象的每一個細節,笑臉相迎,請坐在先,循序四診,靜心辨證,審慎處方,交待煎法、服法、禁忌、注意事項,對每一個環節都不得馬糊。如天冷,切診時當檢查自己的手溫,如病人為強迫體位則設法體察病人,病人及親屬有事要咨詢做到耐心解答,不厭其煩。

第二、高尚的醫德,就一定要尊重同行。

“同行相欺”這是一種害人害已的陋習。人有所長,人有所短,互學互補,才能互長,互損互毀,只能俱傷。因此孫思邈痛批那種“道說是非,議論人物,炫耀聲名,訾毀諸醫”的不屑之人。

杜老從鄉下到大城市,從“人仁堂”、診所到醫學院、大醫院,從來都尊重同行,以人為鏡,以人為師,從不人前背后說三道四,即使發現同行有明顯瑕疵,也暗中補臺,從不損人抬已,搬弄是非。每有患者讓其評判別人處方時,從不評點,只是告訴對方,一個醫生一個法,每個醫生用藥自有他的道理。

幾十年來,老人家每每聽說某醫院、某醫生治某病有專長,其不論醫院大小、年資長短,都一一牢記在心,只要有合適的病人,都主動向病人推薦。日子久了,許多醫生、甚至是一些從未謀面的醫生,他們也會把難治的肝病、胃病及一些疑難雜癥的病人,推薦給杜老。

第三、高尚的醫德,一定要遵守為病人謀利益的原則

杜老十分推崇希波克拉底的一段名言“我愿在我的判斷力所及的范圍內,盡到我的能力,遵守為病人謀利益的原則,杜絕一切墜落及害人的行為,并維護醫術的圣潔和榮譽”。

杜老還格外贊賞已故院士裘法祖的一段話:“醫生要有強烈的道德意識,病人不懂,但你作為醫生你懂,任何時候都要保護病人的利益,要想辦法降低醫療費,為病人省錢” 。

六十多年來杜老堅持廉潔行醫,為民治病,運用中醫中藥的特色,讓群眾在求醫問藥的路上,少花錢,花小錢。

找杜老看病的人中從農村來的人多,城里低收入的人多,因此對每一個病人都精打細算,在確保療效的前提下為病人節省每一分錢。對有些富人慕名來求醫者,杜老視他們普同一等,該用的藥一定要用,可用可不用的藥不用,不該用的藥絕對不用。杜老認為我們國家大,人口多,信中醫的人與日俱增,而國家的有些藥材資源有限,藥一定要用在點子上,不可浪費。

自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市場經濟形成后,如今的世界也精彩了,杜老始終堅持為病人謀利益的原則,不接收病人的紅包,不受邀病人的吃請。

由于杜老的醫德好,醫術精,在荊楚大地乃至海內外享有崇高的聲譽,多次有深圳、港澳、美國、新加坡等友人高薪聘請,待遇豐厚,杜老不為所動,老人家多次動情的說:我的根在湖北,是湖北的人民養育、培養、成就了我。人要有感恩之心,我要盡我所長回報湖北人民。

右一.JPG

 厚望寄傳人

在漫長的中醫路上,杜老認為中醫要興旺,人才是關鍵。特別是經歷了幾次有人叫囂取消中醫,造成中醫人才青黃不接的局面之后,更感到一個中醫人承上啟下的責任之重要。

杜老在1959年被調入武漢市中醫學院,走上教師崗位后,就感覺到國家需要中醫人才,為了培養好學生,他全身心的投入備課,碰到吃不透的問題,向長者請教,與同輩探討,悉心教學,課后耐心答疑解惑,在臨床指導中除了按教學大綱要求外,還把自己的臨床經驗悉數教給學生,幾年的教學真正達到了教學互長。后來這批58級、59級、60級中醫本科生畢業,分配到全國各地,杜老還與許多學生保持聯系,進行學術交流,探討臨床心得,若干年后,這批當年的學生都成了各家醫院、科室的臺柱子、掌門人,有的還成了各自學術領域的領軍人物,每每談到這些杜老如數家珍,十分欣慰。

杜老在臨床及臨床教學工作中,指導了來自全國各地諸多醫生的進修。對他們尤其注重中醫基礎理論和中醫臨床實踐的指導,把自己臨床經驗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他們,特別是治療某些疑難雜癥的體會,關注點均悉數相傳,受到了眾多進修醫生的敬重,這些進修醫生回去后還來信請教,杜老仍不厭其煩的指導。

1991年,六十三歲的杜老有幸成為國家第一批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老人家把它作為一等一的大事,全身心地投入,和其他指導老師一起,不斷研究、探索,終于完成了開創性的指導工作,其指導對象武漢市第一醫院內科醫師杜家和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學業,后來晉升為中醫主任醫師。

老人家的六個子女都在杜老的引領下走上了中醫藥之路,都成為單位的骨干、領頭人。其中長子杜安平、次子杜新平都是主任醫師,擔任各自醫院中醫科主任,杜新平2002年還被評為“湖北省知名中醫”。至今他們先后退休,仍留在原單位,照常服務于病人。受家庭,特別是杜老對中醫執著精神的影響,老人家孫子、孫女都步入了醫學殿堂,長孫杜進軍,作為中醫內科學博士,孫女杜勤作為法國醫學博士,正忙碌于醫院第一線。

作為一個年已八十多歲的老人,在感悟著呂正操將軍“最喜夕陽無限好,人生難得老來忙”的詩句時,看著自己培養過的學生一個個事業有成,看著自己的子孫一個個成為自己的傳人,今天,祖孫三代中有這么多人還活躍在臨床第一線,服務于人民的健康事業,老人家怎能不萬分歡欣,怎么能不從心里笑到了臉上!當讀到陸游的“愈老愈知生有時,此時一念不容差”的詩句時,更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醫生這個職業“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責任重如泰山,老人家多次告誡自己的學生、自己的子孫,不要為已有的學術成就、臨床經驗沾沾自喜,而要為尚未能解決的難題憂心忡忡。行醫就要活到老、學到老。寄厚望眾多學生、子孫,這些中醫傳人,一定要努力拼搏,把中醫進一步發揚光大,培養出更多更優秀的中醫傳人,服務于人民,造福于人類。

【更多】

工作室簡介更多 >>

杜建民(1928年8月——2014年6月)名老中醫是第一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繼承工作指導老師,湖北省首屆中醫大師。杜建民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以下簡稱“傳承工作室”)由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于2013年組織建立,武漢市中西結合醫院脾胃病科負責工作室建設及日常工作。傳承工作…【更多】

傳承文章更多 >>